一個流浪漢來到我家門前,他想向母親要點吃的。這個流浪漢很可憐,他的右手連同整個手臂斷掉了,空空的衣袖晃蕩著,讓人看了很難受。

我以為母親一定會慷慨施捨的,可是母親指著門前的一堆磚對流浪漢說:「請你幫我先把這堆磚搬到屋後去,可以嗎?」

流浪漢生氣地說:「我只有一隻手,你還忍心要我搬磚?如果你不能幫助我,我不會怪罪,何必刁難我呢?」

母親不生氣,她對流浪漢笑一笑,然後俯身用一隻手抓起了兩塊磚。

當搬過一趟回來時,她溫和地對流浪漢說:「你看,一隻手也能幹活。我能做的,你為什麼不能做呢?」

流浪漢怔住了,他用異樣的目光看著母親,尖尖的喉結像一枚橄欖上下滾動兩下,終於伏下身子,用僅有的一隻手搬起磚來。

一次只能搬兩塊,他整整搬了兩個小時,才把磚搬完。

他累得氣喘如牛,臉上有很多灰塵,幾綹亂發被汗水濡濕了,斜貼在額頭上。

母親遞給他一條雪白的毛巾,流浪漢接過去,很仔細地把臉和脖子擦了一遍,白毛巾變成了黑毛巾。

母親又遞給他一杯水,一塊麵包,臨走的時候,母親遞給他20美元。

流浪漢接過錢,感動地地說:「謝謝你,夫人。」

母親說:「你不用謝我,這是你憑力氣賺的工錢。」

流浪漢感激地說:「我不會忘記你的。」他向母親深深地鞠了一躬,就昂首上路了。

過了一些天,又有一個流浪漢來到我家門前,向母親祈求施捨。

母親讓他把屋後的磚搬到屋前,照樣給他水和麵包,還有20美元。

我不解地問母親:「上次你叫人把磚從屋前搬到屋後,這次又讓人把磚從屋後搬到屋前。你到底是想把磚放在屋後還是屋前呢?」

母親說:「這堆磚放在屋前屋後其實都一樣。」

我噘著嘴說:「那就不搬要了。」

母親摸摸我的頭說:「可是,對流浪漢來說,搬磚和不搬磚可就大不一樣了……」

此後,經常有一些流浪漢來到我們家,每一次母親就會把過去的戲重演一遍,我家的磚就屋前屋後地被搬來搬去。

幾年後,有個很體面的人來到我家。

他西裝革履,氣度不凡,跟電視上那些成功人士一模一樣。

美中不足的是,他僅有一隻左手,右邊是一條空空的衣袖,一盪一蕩的。

他握住母親的手,俯下身說:「如果沒有你,我現在還是一個流浪漢。因為當年你讓我搬磚,今天我才能成為一個公司的董事長。」

母親說:「這是你自己做的,與我無關。」

那人挺直身子,看著母親說:「是你幫我找回了尊嚴,找回了自信。就在那一天,我才知道,我還有能力做一些事情。」

獨臂的董事長為了感謝母親,他決定贈送我們一套房子,比我們現在的好很多。

母親說:「我不能接受你的饋贈。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因為我們一家人個個都有兩隻手!」

董事長堅持說:「我已經替你們買好了。」

母親笑一笑說:「那你就把房子送給連一隻手都沒有的人吧!」

我們家有四個孩子,雖然我們的家境並不富裕,可是,我們長大之後都自立成才了。

我的兩個哥哥都得到了博士學位,我的姐姐現在是一家超市的經理,我是一名律師,馬上準備競選我們州的議員。

我的母親年紀很大了,我們家的那一堆磚,有時候還會在母親的指揮下被搬來搬去。

故事結束,請你思考兩分鐘,再繼續。

讀完上面的文字,大家不要以為我在向大家展示一個行善的故事。

絕對不是,我想讓大家讀到的是,一個關於教育的奧秘。

你一定沒有想過,我們的孩子來到我們生活中的時候,是不是很像那個流浪漢?他們沒有能力,他們弱小,他們需要我們施捨,需要我們幫助……

可是,我們應該怎樣幫助他們呢?

有的父母就真的把孩子當成了流浪漢,當成了乞丐,他們把衣服給孩子穿好,把碗筷端到孩子麵前,把錢塞在他們手裡。然後對他們說:看,是我辛苦地在養你!

如果這樣的話,孩子真的就變成了流浪漢和乞丐,在父母日復一日的施捨中,他們慢慢就失去自信,失去尊嚴,失去生存的能力。

然後我們又會大聲說:你怎麼這麼沒有出息?

你為什麼啥都不會做?

難道你將來還要我們養你?

請仔細回味一下這個故事,想一想這個母親的用心,想一想她的做法:對待孩子,其實我們不也應該如此嗎?

讓他們從小學會自立,給他們機會,讓他們有展示自己的信心,讓他們在驕傲中長大,在自尊自愛中長大!

孩子來到我們身邊的時候,他們確實弱小,但他們不是弱者;他們確實需要幫助,但絕不是施捨;他們不光要得到關愛,他們更需要得到希望和夢想。

從現在起,檢點一下自己的養育方式,看看我們在把孩子往哪個方向餵養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enny珍妮 的頭像
Jenny珍妮

幸運草Jenny

Jenny珍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