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女人就該這麼做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
許多人說,婚姻是兩個家族的事,當兩人從戀人變夫妻,絕對不只是關係的改變這麼容易。藝人賴佩霞曾經有段失敗的婚姻,如今她和丈夫謝志鴻的感情羨煞眾人,現在更成了藝人隋棠的婆婆。她以過來人的經驗告訴「媳婦們」如何和婆婆經營友好關係,讓婆媳之間不再有問題。

 

婆媳真能當母女?別做不合理的期待了!

有一種台灣常見的情節,就是要求對方「把我媽當成你媽看待」。特別是面對婆媳紛爭,多數丈夫最常做的,不是第一時間釐清原委或致力於溝通,只要求老婆:「她是我媽,所以你也要把她當作是你媽。」

「把別人的母親,當成自己的媽。」我們來看看這個概念。對女人來說,當夫妻感情好,基於對先生的在乎、愛、體貼,就算婆婆不容易相處,自然能心甘情願退一步,這完全是基於真心疼惜老公的「表現」。

然而,這樣的貼心,卻常常被視為作媳婦理所當然應該有的表現。

反觀,如果夫妻感情不佳,這樣的要求不但勉強,而且容易產生口角。做先生的如果希望太太敬重自己的母親,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和太太建立良好的親密關係。否則妻子不但沒有得到心靈上的慰藉,還被要求虛心伺候公婆,情何以堪!

通常我們都不願意正視這個事實。某一次在一個演講場合,一位五十多歲的男性舉手說:「我太太心裡一直有心結,覺得她做得再多,我媽還是比較疼女兒。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。」於是我問在場的人:「你們覺得一位母親會比較疼女兒,還是媳婦?」

大家異口同聲說:「當然比較疼自己的女兒呀!」完全屬實。作媳婦的毫無必要跟小姑爭寵,因為不管怎麼爭也爭不過血緣;就像媳婦不可能將婆婆當成親生母親一樣,婆婆也不可能打從心裡把媳婦放在跟子女一樣的位置,這也是強人所難。

聽過公婆把遺產留給媳婦的嗎?我沒聽過,就算跟其他子女平均分配的也沒聽說。此話也許聽起來武斷,然而卻是常態。

媳婦頂多把婆婆當成一位敬重的長輩,關鍵在於,婆媳之間可以發展出一份親密的特殊友誼,這是相當難能可貴的緣分。既然是「友誼」,就表示這是一份來自雙方細心經營的友好關係。
當一個貼心的媳婦認清自己的身分,剛開始也許會覺得有些落寞,但這種務實的想法反而能讓自己從幻象中解脫,容易輕鬆以對,不再「爭寵」。

換句話說,婆婆偏袒自己的女兒是天經地義的事,別幻想婆婆會寵愛自己勝過小姑。那是違反人性,如果潛意識帶著這樣的期待,就等著失望吧,因為沒有什麼比這樣的期待更令自己沮喪的了。

形式上,人們把話說得好聽,這是社交用語,也是對於婆媳友好關係的一種形容,可千萬別太當真,以為大家都那樣,放下期待會讓人好過許多。然而如果有幸,真的遇見貼心的婆媳,那可是天大的福氣!

別在家庭排序上錯了位。當我們跟另一半建立起新家庭,最能使力的地方永遠是親密關係,當兩人感情緊密,延伸出來家庭的根基就會更穩固。認清這一點,比較不容易陷入其他家族成員的煩惱與紛爭,也不會抱持太多非理性的期待。每個家庭都有它獨特複雜的歷史與情感,每個人也都有他在家庭系統裡專屬的位置,這套排序有形無形地在每個家人心中運行著,當認清楚自己的角色位置,給予尊重,坐對了位置,就在每次一呼一吸之間,心自然就安定下來了。

引自:Yahoo新聞

以「專業、用心、關懷、真情」的理念 
 來協助申請 外籍看護工、幫傭、機構工、廠工、漁工 

Jenny珍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跟其他女性聊天討論時,我發現她們同樣把自己熟悉的「好學生」習慣運用在工作上,有時反而害她們畫地自限,陷於平凡。

作者:泰拉.摩爾

你認識這樣的女性。她可能是你的好友,也可能是工作上的同事。她很聰明,有見解。不管是自己公司、社群發生的事,或新聞報告的事件,她都有好的想法,能預見下一步應該做什麼。她為人正直誠實,不會貪得無厭、貪贓枉法,對權力不忮不求。她為人風趣、和善又可靠。
有時候,你聽她說話,忍不住會想:如果是她這樣的人來掌權管事就好了……
但我想對你說:女人啊,你是怎麼看待那位女性的,別人也同樣這麼看你。其實很多人都這麼看你。在我們眼中,你就是那位才華洋溢卻不自覺的女性。
──泰拉.摩爾《姊就是大器:10個完整練習,帶妳活出女性優勢》作者


越來越多女性接受過高等教育,且許多測驗結果顯示,女學生在校的表現也比男學生出色。
但開始工作後,我發現以往所學──我認為是完成工作所需的技能──無法發揮作用。事實上,這些技能反倒阻礙了我。跟其他女性聊天討論時,我發現她們同樣把自己熟悉的「好學生」習慣運用在工作上,有時反而害她們畫地自限,陷於平凡。其實,要在事業上大放異彩,無論你要做優秀的基層工蜂,或舉足輕重的決策人士,需要的是跟學校教的全然不同的力量、技能與方式。
本章將探討的,便是學校教育中使女性做平凡小事的四種關鍵行為,以及讓我們自由追求不凡的新工作方式。
如果你屬於好學生和高學術成就者,也許特別感同身受,但所有女性都受好學生習慣影響,因為經過多年的學校生活,規範與慣例已經制約了我們。
造就今日職場多數女性樣貌的,都是傳統的學校環境,因此女性必須拋掉過去學到的一些舊習。
關鍵行為一:

乖學生適應權威vs.職場女神挑戰並影響權威
在學校,學生必須弄清楚每位新權威人士(老師)要什麼,然後調整自己的做法。
學生由此學到的核心能力是快速察覺、解讀及配合權威人士的期待。那麼,造就女孩在學校成功的部分原因,是她們更會遵守規則、調整自己、迎合周圍人士的偏好嗎?我們真想為此慶祝嗎?
這種了解並回應權威人士期望的能力,在事業上有一定的作用。我們可以接收到老闆的訊息,知道他想要什麼,然後提供給他;我們可以感受到什麼能取悅導師,然後如此行事。不過,如果想對自己所在的團體或組織做出重大影響或正面改變,我們需要的是一套不同的技能。我們必須有效地挑戰權威,而非只是適應它;我們必須影響權威人物,而非只是取悅他們。
你什麼時候曾在一個主題上被要求去改變老師的觀點且表現不錯,因此得到獎勵?我們有過這樣子的作業嗎?應該沒有。挑戰與影響權威並非傳統教育環境會教給我們的技能,然而,這正是追求不凡的關鍵能力。
因為在學時已習慣單一權威人物的模式,女性進入職場後,便很容易相信老闆或導師的意見是絕對的或客觀的,而未能看到身邊可能有的各種意見,以及潛藏的盟友與導師。最重要的是,我們不習慣去分辨哪些權威人士是自己想合作的對象,而這是一項關鍵技能。如果想追求不凡,就必須評估哪些權威人士值得尋求並培養為盟友,哪些則可以遠離或不去理會。

關鍵行為二:
乖學生事先準備vs.職場女神更能隨機應變
想在傳統的學校環境中表現優異,完全關乎「準備」:用功準備考試,先閱讀資料來準備明天的課堂討論,放學回家努力寫報告或計畫,繳交之後就能得到好成績。
這和現實簡直相差十萬八千里。在職場上,我們老是遇到需要隨機應變的狀況,尤其是職位越來越高時。我們會被問到困難或意想不到的問題,然後必須想辦法立即回應。各種挑戰總是以我們無法預料和準備的方式現身,而我們必須相信自己的因應能力。
這種「準備能力」的深度制約,對女性的影響尤其大。研究發現,女孩比男孩花更多時間準備學校功課。從小開始,準備或過度準備的現象在女孩身上就比男孩明顯。此外,成年女性也比成年男性花更長時間準備測驗或任務。潛在原因之一是偏見。不少研究顯示,因為這種隱微的偏見,女性必須比男性同儕表現更好,才會被認為一樣好。
因此,女性通常比男性同儕更努力,花更多時間準備。換句話說,我們有意識或無意識地學到,在女性常被低估的職場與學術界,盡己所能努力準備,是獲取成功的良好策略。問題在於,對許多女性來說,「認真準備」並不是她們在狀況發生時選擇的策略,而成了一種預設模式或習慣,使她們浪費許多時間過度準備,並逃避那些需要隨機應變的挑戰。

關鍵行為三:
乖學生由外而內vs.職場女神由內而外


我最想改變學校、讓學校協助女性追求不凡的一件事就是:學校的主要學習活動是從「外部」吸收資訊──無論是從書本、老師授課或網路上──然後加以內化。
可想而知,多年的好學生制約會讓許多成年女性再去尋求下一個學位、看更多書、做更長時間的調查研究,來替自己眼前的任務找到答案。然而,你要做恰恰相反的事才能追求不凡:運用已知事實、信任其價值並加以發揮。
女性晉升至資深階層時尤其要這麼做,在那個位置上,你必須成為點子與思想領導的來源。
好學生制約讓我們假設自己主要的資產是腦中的資訊,低估了內在優勢的力量。現在該重新訓練大腦了:「我的價值不僅來自我熟知的資訊,也來自我這個人。」

關鍵行為四:
乖學生只要把工作做好vs.職場女神把工作做好並讓人看見


我跟很多女孩子一樣,成長過程都聽過這樣的話:「在學校拿好成績,做事勤奮,以後你工作就會有好表現。」這種職場「功績主義」的陳述是我這一代與後輩接收到的主要訊息,而訊息來源是我們的母親與媒體。問題是,它忽略了事業成功的其他關鍵因素,其中一個就是自我宣傳──讓自己的工作成果被人看見。
「有好表現就足夠」的想法在學校強化、生根,因為在校表現良好並不需要自我宣傳,只要完成很棒的作業,交給老師即可。學校裡的女孩子不必經歷成年女性的辛苦,不必擔心成就太高會威脅同儕或不討人喜歡、沒女人味。在學校,女孩子儘管作業與測驗成績亮眼,但同學不見得會知道。是的,在某些課堂上她們也須舉手發言,但她們完全不必顯露自己的學業成就或宣傳自己。於是,學校完全契合女孩子的舒適圈──你可以表現突出而仍自謙。但進入職場時,我們卻毫不熟悉「讓自己的成就被人看見」這門藝術。跟在職場成功相比,女孩子想在學校表現傑出相對簡單,因為她們不必違抗女性規範,不必付出自我宣傳而不受人喜歡的代價。
許多女性在職場上延續了在校的行為:勤奮做事,交出好成績。我們假設自己仍處於功績主義的環境,有人會獎勵我們。

Jenny珍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