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702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諮詢/國泰醫院物理治療組長簡文仁、安德復骨科暨運動傷害復健中心主任許家榮、振興醫院復健醫學部主治醫師陳建成

1.jpg

設計/美術中心林梣

引自:元氣網https://health.udn.com/health/story/5967/1359466


Jenny珍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11  

 「生而為人,終究有面對死亡的一天,當那個時刻來臨,能夠帶著尊嚴離開才是幸福圓滿的。」

10 年前(2005 年)就邁入超高齡社會(65 歲以上老年人口占總人口比例達 20%)的日本,是亞洲第一個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國家,其 65 歲以上人口如今已高達總人口的  25 % 有餘。而即將於 2025 年邁入超高齡社會的臺灣,長久以來不斷以日本為鑑,修訂長照計畫細節,直至許多人開始思考,日本的生命觀真的符合臺灣嗎?歐美與北歐國家又是怎麼做呢?於是近年來,終於開始有了不同的討論。

啟示出版社於 2016 年 11 月底出版了日本高齡者臨終醫療學會醫師宮本顯二、宮本禮子夫婦的《不在病床上說再見》,探討另一種臨終的選擇。宮本醫師強烈主張人到老時應順應自然生息,不應違背人的尊嚴,用各種無效醫療延長人類的痛苦餘命。NPOst 上週刊出本書第 1 篇書摘(參考:「為什麼歐美少有長年臥床的老人?」),本文為第 2 篇。

借鑑日本,在衛福部日前宣布第 2 階段長照 2.0 試辦計畫啟動的此時,或許該優先思考的是:這一代的我們,希望擁有一個什麼樣的善終?生命的終點,是否有其他更有尊嚴的選擇?

 

 

 

 


 

 

從瑞典為起點,我們看過了 6 大國家(編按:前文所提 6 大國為:瑞典、澳洲、奧地利、荷蘭、西班牙與美國)的高齡者臨終期醫療現場。自 2007 年聽說瑞典臨終期醫療的實況以來,我總懷疑瑞典的情況會不會是全世界的異類,也因此促使我動身去確認其它國家的真實情況。

最讓人意外的是,這幾個國家裡確實都沒有長臥在床的老人。雖然也有臥病的老人,但不像日本那樣──不省人事的老人從導管獲取食物或營養,手腳關節僵化、癱在床上無法翻身,連一個音都發不出來,卻一年又一年的躺著活下去。

其原因就在於,以上諸國的高齡者在倒下之後,並不會採取經腸道營養等延命措施,老人們會在短期間內自然壽終正寢。這些國家的人民認為,人終有一死,如果為了讓他活下去而導致其人權與尊嚴受損,反而成了倫理不容的壞事。

4 大原因造就日本長臥老人

為什麼其它國家會和日本如此不同呢?最先浮現腦海的原因是日本和歐美不同的宗教觀。這件事我在造訪瑞典時,曾和塔克曼醫師討論過。她肯定的說:「以前我們也有很多胃造口跟插鼻胃管的患者。但現在普世的觀念認為這種做法有違倫理,臨終期的老人只吃想吃的份量,這是基本的社會常識。所以應該和宗教沒有關係。」確實瑞典的宗教歷史在這段時間裡並沒有改變過,經腸道營養卻不見了。如果不是宗教不同的問題,那癥結點又在哪裡呢?

第 1 個原因,不同的生活觀反映出不同的生死觀。將生活在美國加州高齡者社區的老人和日本當地的老人相比較,雙方在老年生活形態上有莫大的差異。根據國際百壽者研究會的報告也可看出,美國在開朗積極的心態上遠遠勝過日本。

在日本,人們總想著「接下來可以大玩特玩了!」但在退休之後抱持積極享受人生觀念的人,想必卻很少,也沒有專屬於高齡者的消遣設施。要說到高齡者會如何安排自己的生活,恐怕是盡量避免造成子女的困擾,盡量低調的生活。俗話說「老來從子」,生活方式及醫療內容完全聽從子女發落的人也不少。

相較之下,歐美人卻能不加思索的回答「生命是為了享樂而繼續」、「躺在床上靠點滴活著,有什麼意義」、「都到了感受不到期待和快樂的地步,活著要做什麼」。因此,他們會拒絕透過經腸道營養,很乾脆的選擇讓生命自然結束。面對生活的態度有多麼不一樣,也已經誠實的表現在面對死亡時的不同。

第 2 個原因是,日本有太多人無法接受自己的雙親死於癌症之外的疾病。現今日本超過 80 歲以上的國民,死於心臟病、肺炎(大多為吸入性肺炎)、腦中風等病症的人,壓倒性的超過癌症。但即使如此,家屬仍會強烈要求為患者進行只有痛苦卻沒有希望的延命醫療。

Jenny珍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